泞砸x

【花娘/文】《我们的未来》【3】

这里泞子x
Chapter 2 帕洛与风
『相交于一瞬的平行线,你便于此刻,惊鸿一瞥。』

帕洛是个多风的城市,但说来也奇怪,作为平日里经常有风且有时也挺大的城市,却总引不到风暴之类的东西降临。

十二年前,蕾格特作为公主,在三年的时间内掌握了政治实权,刚开始时的诺亚•坎特雷拉( Noah•Kanterleila )四岁。

诺亚喜欢满天星,喜欢它美丽的花朵,也喜欢它的花语——清纯、关怀、恋爱、配角、真爱、纯洁美好的心灵。

今日,诺亚与往日一样早早起床,轻抚着现在已经极少了的自己移栽的一小株满天星的花瓣与花茎,眺望远方。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变成这样了呢?

她沉思着。

“诺亚,过来帮忙!”母亲在门口叫道。

“马上!”诺亚赶忙离开摆着满天星的窗台。

诺亚才踏出门口一步,母亲便将一大盆刚洗好的衣服放到她面前。

“拿去挂上,全部。”

诺亚费力地搬起那一大盆衣服,走几步停几步,速度极慢。

“诺亚!快点做好!别拖拖拉拉!”
听见母亲那充满威严的声音,诺亚想起小时候不乖时被母亲责骂时的样子,不禁抖了三抖。

“好好好好的!”

诺亚就仿佛突然间被力之女神祝贺了一般,搬起衣服就向前冲去。

不远处,借用咒术将那头惹眼银发变为浅栗色的爱丽丝正询问着镇民旅店的位置,身后跟着上半身被捆得结结实实的紫萝,绳子用来牵引的一端被拿在爱丽丝手上。

“这位大姐姐好,我想问一下,离这里最近的旅店在哪里?”爱丽丝问道。

正坐在门口织毛衣的、看上去比爱丽丝稍为年长的少女愣了一下。

“这、这种时期还会有、有人出远、远门么……呃,那、那个,旅店要向前直走,看、看到路口左转,就、就到了。”少女似乎有些口吃和怕生,在爱丽丝面前显得十分胆怯。

“谢谢。”爱丽丝礼貌地道谢,并向少女微微鞠躬,随即拉着紫萝离开。


诺亚将一条深紫色的简约长裙挂在衣架上,视线不经意间掠过荒凉街道上引人注目的爱丽丝和紫萝。

诺亚看着紫萝被裹得严严实实地走过,嘴也因为被胶带所绑而不能说话,只能发出“唔唔唔”的声音。

诺亚看呆了,现在这种时局之下,还能如此招摇过街的人除了那些王公贵族以外——就只有那位公主和她的骑士。

待爱丽丝与紫萝离开诺亚的视线,她也久久未能反应过来。

爱丽丝拽着绳子向前行进,不顾身后紫萝难以听懂的抗议声。

伊格塔王国东部,远风之城帕洛,以风之秘法及诸圣士中风之圣士奥伽而闻名,不过那已是过去。

数年前,因公主极力剥削,昔日繁华美丽的远风之城帕洛,已然坠落。

-END-

【花娘/文】《我们的未来》【2】

这里泞子x
Chapter 1 凄清的残垣
『跨越了尘埃与时间的界限,盛开的花朵一如往日耀眼。』

日暮,残阳似血。

夕阳给所有的景物都镀上了一层近似鲜红的橙红,教堂生满青苔的十字架在夕阳照射下显露出一种奇异的美感。

身着一身笔挺军装的少女立于教堂内被毁于一旦的伊兹米娅的神像前,心中追忆着数年前的种种。

五岁,和父母、姐姐一起去教堂祭拜生命女神伊兹米娅;六岁,在阳光下与朋友一起玩耍,与朋友一起接受教官的训练,这段时间匆忙而有意义;七岁,上半年,国王不幸患得重病,王国岌岌可危,下半年,仁慈公正的国王敌不过病魔侵袭,最终去世,三月后,年幼的公主晋升为女王一般的存在,暴政开始。

之后,自己的父母为了保护自己与姐姐,被公主的一位随身骑士所率领的军队与民众一同杀死,姐姐也消失在塔罗尔森林的怀抱之中,自己孤身一人,被『红色炽天使』拥有“五翼的紫藤花智天使”称号的紫萝•塔卜特(Violet•Tabt)所救,成为了现在的自己。

“银发的萱草花”座天使——爱丽丝•阿格莱德(Alice•Aggerryder)。

爱丽丝奉命离开总部,去伊格塔各地寻找符合预言条件的少女,借用她们的
力量完成所有贫民推翻公主暴政的愿望。

之后,王国将一切和平,不会再有妄自杀戮的事情发生,再也不会。

推翻暴政,这是正义。

爱丽丝如此想着,向夕阳下的十字架望去。

此刻,一位紫发女子的喊声将爱丽丝从自己已经飘得分外遥远的的思绪拉了回来。

“爱——丽丝小妹妹,时间到了哦,赶紧准备好出发吧~要启程喽!”

这位紫发翠瞳的女子便是那个在童年时期救回爱丽丝的紫萝。

看到紫萝在远处招手,爱丽丝不紧不慢地走了上去。

第一站——满天星之城帕洛。

-END-

【花娘/文】《我们的未来》【1】

这里泞子x
此文与百度贴吧同步连载
Chapter  0   永远的界限
      『即使将被万人唾弃又将如何,即使正在进行的是无意义的抗争又将如何,那也只能成为我们曾经活着的证据,不曾屈服于恶者独裁的证据罢了。』
  
       那个人一直站在那里,拉得极低的长袍帽檐遮住了她的脸。
  
       已经下雨了,可她还是没有离开那里的意思。
  
     ‘如果穿的是长袍的话,被雨淋湿了会很难受的吧?’少女如此想着。

      “殿下,该走了。”为少女撑着红色大伞的少年骑士小声地对她说道。
 
       少女又朝长袍人所在的位置望了一眼,对身旁的骑士如此讲道:
  
      “我知道了呐,麻烦阿萨莫你让车夫再等一下,那边还有一位女士没有避雨的东西呢。”

       说着,少女伸手指向女子所在的位置。
 
     少女身旁的骑士叹了口气,颇为无奈地摆了摆另一只没有拿伞的手。
 
    “蕾格特殿下也真是同情心泛滥呢,连那样子的一个人都要去管啊。”
 
     少女对着骑士扯出了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那请殿下先上马车,那位女士就交由我来处理吧。”
  
     “那么请阿萨莫先生好——好——处理哟~,那位女士的装扮看上去可是有——些危险呢~”
   
      骑士将公主送上了装饰豪华的马车,并在她坐下后亲吻了她的手背。
  
     “那是当然,我的公主殿下。”
   
   
      遥远的大陆“阿兹米亚”上,富饶美丽的王国“伊格塔”。格里特拉斯的王朝,美丽的蕾格特公主与誓死守护她的骑士们。
   
     滞于水火之中的苦难人民、伊格塔地下的新王朝、伊兹米娅女神的圣歌与奋起反抗的“红色炽天使”。
  
    少女忘记了太多太多,家人与朋友,过去与现在。
 
   她在时间与永远的夹缝里,被正义所降下名为“须臾”之罪。
 
   如果是我听到的,我会忘记;如果是我看到的,我会质疑;如果是我做过的,我会悔过。
 
   “呐,你还记得我吗?”

-END-